9599九五至尊老品牌


博大的视野 精致的文笔 读怀特散文集
图片 5
你这样回向,功德最大!

虚云和尚传12

图片 1

目录

六即佛

禅法是怎么相传的

无中生有有即无

做功夫要细用心

不明白处用功夫

关于女众进禅堂

寺院设施也表法

将此深心奉尘刹

随真随俗看因缘

粉碎虚空

一门深入

虚云和尚传12

/ 每天早上7点 / 发现美好禅意生活 /

图片 2

德清法师等人自肇基始建翠微茅蓬,到最后被地方当局强行封闭,时间不足3年。但这3年对德清法师说来收获不小,一则,以茅蓬为基地,使自己的弘法济众的宏愿得以实践。二则,在茅蓬讲经说法者有贤首、禅宗、天台诸宗名师,诸宗经典俱弘,法喜流溢,德清感到自己从中得到许多启益。虽然当时已是年过半百,但有弘法济世之大愿,以活到老、学到老之祖训为鞭策,德清法师作为禅宗传人,在认真参禅习定的同时,却一直以大海纳百川般的宽广胸襟,虚怀若谷蓄收兼融诸宗法乳。德清法师坚信佛教各宗都是世尊释迦牟尼佛所教导的,并无高下彼此之分。都是为了众生皆度,相机接引不同根基的学人。

一路躺赢的人生

六即佛

正是由于佛法的博大精深,各宗各取一方面或几方面发挥专长而已,而绝非有水火不容之对垒。正是这样,德清法师数十年如一日,一贯奉持融会各宗,万流归一,力弘佛法为圭旨,不耻下问,多方求益,取长补短。在住守九华山翠微茅蓬的几年中,德清以求知若渴的谦和,兼学各宗。和当时也都正处在中年时代而后来皆成为各宗大师的谛闲、月霞法师等人抛弃门户之见,互相尊重,互相学习,轮流开讲,使翠微茅蓬真正成了弘扬佛法的圣地,同时充分展示出德清法师虔诚的向佛之心和那种得后人誉为“其人格伟大处”的品德。

是真实存在的吗?

人们讲见法身,证法身,透法身,那么法身在什么地方啊?就是我们现前一念心。大乘教里讲,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要破多少无明呢?要破四十二品无明,四十二品无明破光了,我们才能够真正成佛,成究竟佛。

再说当年德清从九华山下来,直奔江苏扬州高旻寺而去。高旻寺坐落在扬州邗江茱萸湾,距扬州中心仅10里,濒临大运河西岸,势扼三汊洪流。高旻寺始建于隋,历千余年沧桑,屡兴屡废。进入清代,高旻寺得到较大规模的复兴。康熙四十二年,得御书“高旻寺”额,并赐脱纱药师如来泥金佛像。到乾隆朝,乾隆皇帝6次南巡,6度驻跸高旻,留下御诗碑、楹联、匾额数十块。高旻寺不仅历史悠久,规模宏大,而且素以禅风严厉而著称于世。高旻寺历来不做经忏佛事,摒弃一切外来干扰,专提向上一着,走无路之路,参无心之心,四季行坐,长香不断。每年冬季举行十期禅七,定为恒例。因而,自古就有“上有文殊、宝光(即四川文殊院和宝光寺),下有金山、高旻(即江苏镇江金山寺与扬州高旻寺),为天下四大丛林”之誉。进入清代以后,高旻寺恪守禅门规制更为严格,成为天下禅人向往之地,因而又有“天下丛林不止单、守禅制者,独高旻耳”之谚。非但如此,高旻寺的禅风峻厉,所以禅门之中又有“高旻寺乃生死之门庭,专重真参实究。有清二百余年来,天慧、方聚诸祖遗风至今犹存,玄风四播,龙象骏兴。”正是这样,各地禅门弟子都以参加高旻寺禅七为光荣。

都说人类的本质其实是“柠檬精”

在禅堂里我们常讲,成佛成佛,成佛是有层次的,教下讲有六即佛,就是成佛大致有六个层次。哪六即呢?理即、名字即、观行即、相似即、分证即、究竟即。说是理即佛、名字即佛,一直到最后,那是究竟即佛。那我们今天所说的,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成的是什么佛?这个我们要搞清楚,不能糊里糊涂。我们这个佛教门中,还有一种说法叫即身成佛,即在这个身体就成佛,这个成的是什么佛啊?佛法毕竟太深了,佛法既深又高,最高就是成佛了。

当年,德清法师更由于数月前就得到高旻寺方丈月朗和尚亲自到九华山相邀,要在七月初一日之前赶到进堂参加禅七。所以,德清法师从九华山下来,就马不停蹄地往前赶去。谁知当德清来到江苏大通荻港欲渡长江时,却因没钱付船钱而遭船工拒渡,但长江是一定要渡过去的,否则就到不了高旻寺。德清心中很为着急,无奈之中只好沿江而行,希望再遇渡船能搭渡过江。不料,行至一段被江水泡浸松软的江堤上,忽然“哗”的一声江堤坍塌了,德清也堕入滔滔长江之中。在水中漂流了一夜,幸亏得到渔民相救,德清方得以活了下来。可是德清因为溺水过久,身体损伤甚重,口鼻流水不止,虚弱得很。为了不失约,德清仍抱病急往前行。

那么最能让人暴露本质的大概就是

什么叫理即佛呢?我们现在的一切众生,具足烦恼的众生,都是理即佛。这个理即佛是怎么说的啊?“动静理全是,行藏事尽非,冥冥随物去,杳杳不知归”,理即佛就是这个样子。我们现在没有开悟的,具足烦恼的,就是这个样子。理即,从理上说这是佛。佛者觉也,一切众生都有一个觉性,就是我们现前这一念心,这个觉性,动静理全是,行藏事尽非,冥冥随物去,杳杳不知归。现在我们每个人呢,就是这么个情况。这叫做理即佛,道理上是佛,事上不是的。你说你是佛了,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你有没有啊?佛有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你有没有啊?你都没有,那你是什么佛呢?理上,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当成佛,就这么个道理,这是理即佛。理即佛还是十足的凡夫,不可以凡滥圣。

好不容易赶到高旻寺,已经是七月初四日,禅七早已开始。为了及时参加禅七,德清未能将溺水得病之事告之常住。在被请职事时,德清又因拒绝任职事被视为慢众而遭打了香板,这犹如雪上加霜,使本来已经十分虚弱不堪的病体又添数道伤痕,苦痛倍增。尽管如此,德清还是以早日进堂加入禅七为宗旨,把生死置之度外,从修忍辱行而严责自己,被打香板亦顺受不语,一声不哼,但身体却因此病情加剧,流血不止,且出现小便滴精。后来实在坚持不住,德清被安置到如意寮静养几天。待到身体稍许恢复,德清就立即抱病进了禅堂参加禅七。

“锦鲤”“杨超越”…

什么叫名字即佛?名字即佛,按照我们来讲,那是蛮高的了,“始听无生曲,才闻不死歌,方知全体是,反恨自蹉跎”,这是名字即佛。名字即佛是什么位置呢?一般开个悟,见一个性,就是名字即佛,像教下讲那个,叫做什么法师的,开悟了,即使离开经典的名相也讲不错佛法了,道理上一通百通,就是名字即佛,有佛的名字了。始听无生曲,才闻不死歌,方知全体是,才晓得我们现前这一念就是佛。可这一念也不是说的,那是开了悟的,破本参了,那真是佛了,这个位子,叫名字即佛。这是教中说的,我们不能不知道啊。不然一说佛,什么叫做佛,不知道,笼里笼统说一个佛,那不行,佛和佛不一样啊。

禅七是禅门修持中以七日中克期求证的修行活动。禅七的举行,由来已久。在禅七中,对禅僧克期求证要求十分严格。

各种躺赢的“福娃”出现

那么观行即佛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观行即佛,又进了一步,他的这个观念跟佛一样,“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尘,遍观诸法性,无假亦无真”,这个位子,叫做观行即佛。当年的智者大师,人称“东土小释迦”,他一生弘法利生,那是一代的祖师。临终的时候,有弟子问他,说大师您修了一辈子,您是什么位置呢?他说,假使我日常当中,不做一些弘法利生的事情,专门修行做功夫,我可以证到十信位。十信位就破烦恼了,就了分段生死了。他说,我因为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耽误了我的功夫,因此我现在还在五品外凡位。那外凡位是什么位子呢?就是“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尘”,虽然他烦恼没有断,但是他有这个功夫,可以降伏和控制这个烦恼不起现行,这是了不起的。这个位置,就叫做观行位。在大乘佛法里讲,观行位是外凡位,他没破烦恼,那还是凡夫,可他这个凡夫跟我们这个凡夫是大不一样的。

真让吃瓜群众羡慕嫉妒恨呀!

再进一步呢?再进一步那叫做相似即佛。这个相似即佛就是十信位,十信位开始破见思二惑,叫做相似即佛。由相似即佛再进一步,那就是分证即佛了。分证,什么叫做分证呢?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这种人是什么样子呢?他能够在百佛世界现八相成道。你看看这个功力大不?百佛世界,一个世界就像--我们娑婆世界三千大千世界,这是释迦牟尼佛的化区。百佛世界,现八相成道。破一品无明,就有这么大的神通智慧。破二品无明,能够到千佛世界示现八相成道。这个样子,破一品无明,再破一品无明,一步一步向上升,你看看成了究竟佛是什么样子呢?大乘佛法破一品无明,这一品无明最难破,所以《法华经》中不是常说的吗?“如来智慧甚深无量,其智慧门难解难入。”这个我们时时刻刻要记住,注意不能够以凡滥圣。“诸佛智慧,甚深无量”,佛的智慧是甚深无量,可智慧也有深浅,破一品无明开的这个智慧,跟破二品无明那个智慧就不一样了。“其智慧门难解难入”,开智慧的那个门,在大乘教里,那是见道位,见道方修道。见道位,见道就是思维道,他有这么个层次。到了界外呢?除了破无明以外,还有一个尘沙惑。见思惑、尘沙惑、无明惑,这三种烦恼在十法界当中都破光了,就成佛了,五住究竟,二死永亡。

图片 3

在这里,我跟大家随便说说这个五住究竟,二死永亡。二死永亡大家比较熟悉,就是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二死永亡,这时成的这个佛,才算真正的佛,究竟成佛。分段生死,就是三界六道之中这个分段生死;界外的生死呢,就是变易生死。至于这个五住,有人就不大理解了。什么叫做五住啊?住,就是爱住,这个五住,是指欲爱住地、色爱住地、无色爱住地、见爱住地、无明爱住地,总共有五住。欲爱住地就是指的欲界,欲界不是有六天吗?这个叫做欲爱住地。为什么叫做爱住地呢?就是由于爱、喜欢,就住在这个地方,离不开这个地方。自己造的,自己就爱,爱就离不开。佛法是讲无住的,这个五住,欲住、色住、无色住、见住、无明住,全都超越了,才能达到真正的无住境界。

但是大家想一想

我们今天这个地方呢,是禅堂,禅堂是用功的地方。本来宗门下不讲这一套,禅堂不讲这一套,可是我在这里不妨大概地讲一讲,有些知识我们还是应该有所了解,要晓得。不晓得,我们光一天到晚想成佛,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成个什么佛,你自己没有数嘛,不能够以凡滥圣啊!佛法,讲起来越讲越深,都不是我们凡夫可以揣度的境界。我们凡夫唯一的需要,唯一的要紧,就是要开智慧,没得智慧就是盲修瞎练,处处触墙。我们高旻寺,过去称为专门禅宗道场,看来现在的人不学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做了一些调整,改为“冬参夏学”,就是这个用意。

真的有这种一路躺赢的人生吗?

禅法是怎么相传的

躺赢“体质”可以复制给每个人吗?

佛法告诉我们,事物是无始的,总的来说,没有一个开始,也没有一个结束。但就因缘所生法来讲,一切也都是有一个开始的,佛法也不例外,佛也有成佛的时间。禅宗这一法,从因缘所生法来讲,也是有始的。由什么人,在什么地方,以什么因缘,建立了这一法,总有一个起始。我们如今修持与弘扬的禅法,是承前启后的,承前启后贯天中。天中,你看我们高旻寺这个地方,就在天之中,我们这个宝塔,是天中塔,是天的最当中,承前启后贯天中。承前承什么?实际上,禅法没有个什么东西,若有个东西我们就好传,没有东西我们怎么传呢?所以宗门下有句话,叫做“向上一着,千圣不传”。禅法是佛法中的向上一着,语言和文字都够不着,没法传。但是对于众生来讲,你还没有成佛呢,没成佛怎么办?还需要以方便来接引,所以我们佛教就讲传法,哪一宗哪一派都有法,代代相传。禅宗这一法,和其他佛法宗派一样,都是从释迦牟尼佛那里传下来的,怎么个缘起呢?大家都知道,灵山会上,世尊拈花示众,大迦叶破颜微笑,二人心心相印,就这么传下来的。

获得这样的运气是一件好事吗?

世尊住世八十年,成道后弘法利生,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每一次法会,佛都出广长舌,现无量瑞相,都说法,说小乘,说大乘,说四谛十二因缘,说般若,说华严,说法华,说无量经典,每一次都说。唯有那一天佛不开口,他拿一枝花,拈花示众。这一次的说法,超越了语言。平时用语言说法,大家用耳朵听,用脑子记,是理解,或者不理解,都会有所分别。那一天佛却不讲话了,拈花示众。佛什么意思啊?“百万人天大众举目罔措”,都在那里分别,没人晓得佛的真正用意,只有大迦叶晓得了,悟了,因此他笑了,他会到佛的心印,所以佛就把这个真正的无上微妙之法传给了大迦叶。佛还说几句话,“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语言文字,教外别传,付嘱于大迦叶”,希望你大迦叶,“善自护持”,要传下去,“勿令断绝”。传灯传灯,怎么传?就是以心传心,这就是禅宗的宗旨,这个家风,就是从释迦牟尼佛那里树立起来的。后来西天二十八祖,到菩提达摩传到我们中国,又经六祖慧能发扬光大,一花五叶,代代相传至今。我们高旻寺这个禅堂,作为禅宗的一个支派,就是承接的这个心印,也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心印。这叫做“承前启后贯天中”。贯就是一条线下来的,我们还要沿着这条线贯彻下去。

信仰佛教的人

说了半天,我们在这禅堂里打七,参念佛是谁,这是干什么呀?这和当年世尊拈花示众有什么区别呀?参念佛是谁,那叫做起疑情,当年释迦牟尼佛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百万人天大众都是起了疑情的。

也往往会向菩萨祈福、许愿

禅宗讲用功,这个功夫,那个功夫,大多都是对初发心的人讲的,真正的禅宗是专接上根利器的人。上根利器不用那么多花样,能起疑情就是最上乘的功夫,能起疑情就有机会开悟。

但高僧大德们的修行告诉我们

念佛是谁?提起话头,参!

实现美好的人生都要在行动上实践

无中生有有即无

而修行更需要努力突破自己的极限

作为凡夫,没有开悟,没有明心见性,他就会打妄想,除了打妄想还是打妄想。这些妄想从哪里来的呢,说不上哪里来,没个来处,要不怎么叫妄想呢?

靠“躺赢”开悟成人生赢家是不可能的

我身体不大好,睡在床上也打妄想。我在来进堂之前,不知不觉就打了个妄想,想起了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不晓得什么原因就钻出来了,这也算是没话找话说吧。

图片 4

几年以前有一位比丘尼,浙江人,可能是一个小庙的当家。有一天她跟我说,想请我写几个字,我就问她,你要我写什么呀?她说请我写四个字:无中生有。什么意思呀?我也不知道。我们学佛的人,法法都是佛法,对待一切事情,都要往道上会。她让我给她写个无中生有,我也不知她的意思,总之给我出了这个题目。当时我就跟她说,这样吧,你四个字,我就给你多写几个字吧!于是我就写了四句话:“无中生有有即无,生佛迷悟体不殊,宜将事功填性海,更须殒习下功夫。”依我来看,这四句话,就概括尽了全部的佛法。

关于这个话题

我们先说这个无中生有。本来没有的,生起来了,就有了,这就是无中生有。我们学佛的人,仔细回味回味,这句话有没有道理啊?这关系到佛法的大事因缘。众生,法界的众生,从哪里来的?都是从无中生有来的。六祖大师所说的,“本来无一物”,大家都很熟悉,本来无一物,哪个不知道啊?可是我看很多人,对这句话未必有甚深的理解。这个物指什么?不光看得见摸得着的是物,所有的事,所有的业也都是物,这些本来都是没有的。众生的烦恼,起惑造业,生死浩然,这些本来也都是没有的。可六祖只讲本来无一物,难道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么?如果什么都没有,那么这一切事一切物又怎么能显化出来呢?这其中还有个性啊,还有个理啊。性,天然的性德,是本有的,非因非果,他没说这个也没有啊。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这个大家要注意啊。本来无一物,这个物就是烦恼,就是生死。“无中生有有即无”,有就是没有,什么意思啊?从无量劫来,起惑造业打妄想,妄想造作的生死也是虚妄的,不实在的。如果这个生死是实实在在的,那你的生死是了不掉的。生死是假想,从性上讲,没有生,也没有死,生死都是因缘所生法。我们讲无中生有有即无,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

众生和佛有什么不同呢?众生有性德,诸佛还有修德。“生佛迷悟体不殊”,众生是在迷,诸佛是在悟,迷悟就是区别。可就体性来讲,没有两样,佛的体性和众生的体性是一样的,没有丝毫差别。我们常听说,“三世一切佛,共同一法身”,三世,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一切佛,过去,已成的佛;现在,正成的佛;未来,将要成的佛。我们也是佛啊,我们是未来佛。生佛迷悟体不殊,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不但众生是佛,佛也是众生,佛究竟觉悟了的众生。那么为什么佛和众生体是一样,而事上不一样呢?众生但有理性,没有事功,就是没有加以修证。佛是修证所得的。所以经中说,“久修业所得”,那佛原来也是众生啊!修行佛道,不是一天两天,要经过三大阿僧祗劫,就是加以事功。众生和佛,体性是一样的,就差这个事功。这个事功,你若不懂,我先告诉你,事功就是修证。“宜将事功填性海”,这第三句话,是讲应该用这个事功,填我们本具的佛性之海,这个佛性才能够显现。要理具事备,就能成佛了。我们现在一切学佛的人,八万四千法门,无论修哪一法,都不能光嘴说,都要用事功,用这个事功填性海。什么叫做填呢?填,就是满足。要想成佛,就要具足福慧,福慧要圆满。而福慧要圆满,光靠嘴说说是不行的,要修,所以讲修福修慧,福要修,慧也要修,福慧双修。你说我慧修满了,没有福报,能成佛吗?不能成佛。那个成佛是怎么成的,那个福慧是怎么修的,我们要搞明白啊。

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

我们在这个禅堂用功,参念佛是谁,茶来伸手,饭来张口,般般如意,事事现成,你说这是修福啊,还是修慧?这是修慧。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某一段时间,要着重培福修福;在某一段时间,要专门修慧;在更多时间,要福慧双修。我们禅宗道场,跟其他各宗各派,有所不同,“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过去的祖师为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禅宗各门庭,一般都强调农禅并重。我们高旻寺也不例外啊,有农有禅,农,就是修福的;禅,就是修慧的。农禅并重,就是福慧双修。到哪里去修福?到哪里去修慧?哪里也不用去,就是在这个三宝门中,既有修福的机会,又有修慧的机会。台湾不是有个农禅寺吗?那是圣严法师的道场。当时我在底下小会议室为那个比丘尼写字,写那四句话,写了一张,感觉写的不太好,就放在一边,另写一张。当时有几个人在场,其中有一位也是比丘尼,是台湾来的。是不是农禅寺来的,我记不得了。她说这张字你不要了我要。她后来把这张字拿给圣严法师看,据说圣严法师看了以后还满加赞赏的,这个我就不敢当了。

在禅堂里的开示

咱再接着说。“宜将事功填性海,更须殒习下功夫”。福慧圆满了,你才能成就佛道,差一点都不行。生死,什么叫做生死啊?无量劫来起惑造业,养成了这个顽固的习气,生死说白了就是习气。生死好断,习气难断。佛在世时,他那十大弟子,都成了阿罗汉,见思烦恼都断光了,但他们还是有习气。舍利弗嗔,舍利弗成了阿罗汉了,他的嗔气都没断。毕陵伽婆蹉是慢,骄傲,对人轻慢。有一次他想渡恒河,恒河有水啊,不好渡,他就喊那个管恒河的恒河神,叫他断流,自己好渡河。你叫人家断流,也该客气一点呀,他不客气,他喊,“小婢呀,断流!”小婢,为什么叫小婢呢?在过去生中,这个河神是他毕陵伽婆蹉家里的一个佣人,他喊惯了,喊她小婢。后来这个河神就不高兴了,不高兴怎么办啊?她就向佛告状,佛就把毕陵伽婆蹉找来,批评他不对,让他向河神求忏悔。求忏悔就求忏悔吧,这毕陵伽婆蹉求忏悔他还喊“小婢莫嗔,小婢莫嗔”,就是说小婢你不要不高兴,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求忏悔还叫人家小婢,这就说明了习气的力量多么顽固难断。还有一位难陀,他的习气是淫性,这大家过去都常讲的。都修到阿罗汉了,生死、烦恼断了,习气还不能完全断除,这是为什么呢?无量劫来,做得太多了,太熟悉了,所以说“更须殒习下功夫”,每时每刻都须要觉照这个习气,不让它起现行。因此宗门下的人,开悟明心见性以后,他还要水边林下,长养圣胎,就这个道理。

或许能够给我们很大的启发

生死是从哪来的,成佛怎么成,这是个大问题,我们今天这些学佛用功的人要搞清楚。无中生有,这个无是什么?无,就是本来面目。本来面目,清净本然,什么都没有,怎么会生出物来呢?这是众生的起源。从最初的一念,“一念不觉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就这样逐渐逐渐,因之滥觞,生死浩然,一直到现在。“无中生有有即无”,这个有其实是虚妄之有,等于没有。心经中不是说了吗?色即是空,这个色,也就是有,好像是有,其实是空的。有和无不是两个东西,佛法是不二法门,有即是空,空即是有,所以我给她写,无中生有有即无,就这么个道理。

今天禅风君与大家分享

做功夫要细用心

明海法师在《无门关夜话》中

做功夫,参念佛是谁,一定要细细地用心,不能粗。我们为什么要修,为什么要做功夫呢?就是由于我们心粗。什么叫做心粗?就是念头浑浊,妄想多,烦恼多,这就叫心粗。众生和佛的区别在哪里?就在于佛的心清净,众生的心不清净。不清净就是分别执着,分别执着就生烦恼,烦恼就是生死。身心清净了,就能了生死,就能成佛。心粗不行,心粗不能用功。用功干什么?用功就是要把我们这个粗心一步一步地休歇下来,休歇下来就清净了。现在我们看起来,有一些发心学佛的人心很粗,心粗得不得了,他与道不相应啊!你别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功夫做没做上去,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心歇不下来,你就坐不住,就要乱动。做功夫,要细细地观察,细细地觉照,觉照着这个话头,不要离开,细了还要细,这个细心就与道相应。这个心细了再细,慢慢的就止息了。“息心达本源,故号为沙门”,作为一个沙门,你是干什么的?就是要休歇这个心,什么心呢?就是妄想心。妄想心要歇,歇干净了,你就达本源了。本源是什么?就是我们一向讲的实际理地,实际理地又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本来面目,那是我们的归宿。众生为什么要修行,要成佛?就是要找到自己的归宿。这就像鸟在天空中飞,它不能一天到晚老是飞啊,晚上它要归林,飞鸟归林,树林是鸟的归宿。十法界中的众生忙忙碌碌,也不能总在外头忙碌,都有自己的归宿,有个房子,有个家。可这些都不是究竟,不是真正的归宿。我们凡夫众生的心总是不安定,驰求奔走,尘劳烦恼,必须找到真正的归宿。这个究竟的归宿是什么呢?就是这个实际理地,就是你的本来面目。“实际理地不染一尘”,一尘不染那就是你的清净心。“今人还是旧时人”,对吧,既然今人还是旧时人,就是告诉我们,“圆满菩提,归无所得”。得个什么东西呢?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嘛,无量劫来颠倒妄想,迷失了,如今找回来了,“今人仍然还是旧时人”,有什么两样呢?没什么两样,这就叫做“圆满菩提,归无所得”。道理是这个道理,“圆满菩提归无所得”,“今人还是旧时人”,可是你若不假修行,你是达不到这个境界的,你还是一个烦恼众生。所以我们还要真实地修行,修行各种法门,“佛事门中不舍一法”,这很重要,十法界众生适用。我们现在处于人法界,而我们在这个人类社会当中呢,我们又是一个独群。你看我们在这个禅堂里打七,全社会、全世界有多少个地方像我们禅堂这个样子打七呢?很少,很少。这也是一个殊胜因缘。

谈论如何修行的内容

有句话说“泥洹真法宝,众生从种种门入”。八万四千法门,门门都可以入道,禅宗这一法也是八万四千法门中的一门,当然可以入道,而且是一条近道。禅宗这一法,入道更快,更直截了当。禅法最便当了,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把压在心头上的那些担子都放下,那就行了。所以《楞严经》整一部经千言万语,其实就讲了一个字,那就是歇,歇即菩提。把心歇下来,真正歇下来,那就是成就,就证得菩提。

图片 5

不明白处用功夫

参禅的方法,总结为两个要点:

禅宗这一法,参念佛是谁,不明白。不明白就对了,如果你什么都明白,那你就做不上功夫,你就不能够开悟。什么都明白嘛,你怎么开悟啊?你明白了什么?糊涂。

第一点,信得及,就是信,信自心是佛,信自己与佛平等,再简单一点说就是信自己的心。

参念佛是谁,起疑情,不明白,这就是功夫的开始。这个功夫,并不是一用就上路的。这不怕,只要你知道自己不明白,看着这个不明白,保持着这个疑情,使它不间断,这就叫做功夫。不明白,如果你明白就麻烦了,耽误事了。做功夫最怕依仗聪明,耍巧。你这个懂得了,那个也懂得了,那就麻烦了,都滑过去了,那是没法开悟的。你就在这个不明白处呆着,觉照着这个不明白,久而久之,时节因缘到了,就会有一个机会使你明白。这就是因缘所生法,开悟也要因缘啊。我们虚云老和尚开悟,杯子掉到地上来了,这就是他的开悟因缘。虚云老和尚一直用功啊,不是到高旻寺打七才开始用功的。他平时的功夫很深,已经用到差不多就要开悟的程度了,到高旻寺来加一把火。这个功夫是因,这个因已经成熟了,还需要一个缘,杯子掉到地上就成就了这个缘。“杯子扑落地,响声明历历,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

但是这里所说的信自己这个“心”,不是凡夫的妄想心、情识心,而是把这一切放下以后,透过这一切见到的佛性、真如心。在这一点上要信得及,死心塌地地信就可以了。

佛法讲因缘,用功办道开悟都讲因缘,成佛也不例外,也要因缘。你看释迦牟尼佛,当年坐在菩提树下,观树亦经行,佛在菩提树下就做这个。怎么叫菩提道场?佛做功夫,和佛做伴的,就是那棵菩提树。那棵树是不是因为佛成佛了,才叫菩提树?或者是那树本来就叫做菩提树,所以佛在树下成道了才叫证得菩提?这个不得而知,也并不重要,总之佛在那菩提树下,是观树亦经行。不但经行,还要打坐,跑跑坐坐,坐坐跑跑。后来佛坐在那棵菩提树下,就发了一个誓言,他说我若是不能够开悟,不能够成道,我就誓不起此座。那么佛不起座,他坐在那个地方,用什么功呢?在教中讲呢,叫做游行四禅。佛在没成佛之前,他是用功的,非常用功。他什么功都用,四禅八定的功他都用,都用得很熟悉。游行四禅,这是在教中讲的。他坐在那个地方,他那个心,从欲界定到色界定,从色界定又到无色界定,反复地练习,最后止于四禅定当中。四禅是什么?初禅离生喜乐地,二禅定生喜乐地,三禅离喜妙乐地,四禅舍念清净地。离开欲界,升到色界的初禅这个定,叫做离生喜乐定。二禅、三禅,三禅最乐了,世间的禅定,最欢乐的地方就是三禅,到了四禅,是舍念清净地。释迦牟尼佛游行四禅,定中这个因,成佛开悟的因缘基本上要成熟了,那还要有个助缘。这个助缘呢,就是那个明星。明星现时,忽然开悟而成正觉。十法界都是有因缘,我们参念佛是谁也有因缘。不明白,这个就是因;修不明白这一法,假以种种因缘,助道的因缘,正因得显,就是我们开悟,开悟就是参禅修行的果。想得这个果,就必须种这个因,这个因就是参念佛是谁,就是看着这个不明白。这个不明白,除了佛法界以外,降佛以还,都不明白。当然,这个不明白也不可以简单理解,并不是单单坐在那个地方,什么都不想,就想开悟成佛,那是不可能的。佛法告诉我们,你若想真正开悟,真正明白,必须福慧双修,单修福报不能成佛,单修智慧也不能成佛,要福慧具足,才能够成佛。

图片 6

关于女众进禅堂

第二点,通俗地说就是不怕死。有的人说,讲得这样可怕,又不是打仗。参禅就是打仗!只有不怕死的人才会取得最后胜利。

高旻寺,是禅宗道场。在我国,佛教各宗各派中,禅宗在过去是占主导地位的。天下丛林,禅宗道场遍天下,禅宗的祖师也是遍天下,禅宗出了很多人呐!高旻寺作为一个禅宗道场,在近代来讲,与其他的禅宗道场都一样,禅堂都是跑香坐香,这些都一样。可是有一点高旻寺是很特殊的,和别的禅堂都不一样,那就是只有高旻寺允许女众进禅堂参加打七,而目前国内仅有的几个禅宗道场,都是不允许女众进禅堂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高旻寺,在禅宗这一法当中也引起一些争议。有些问题,本来应该得到澄清,可我们一直觉得,也不一定需要去费口舌澄清辩解,何必呢。每一个道场每一位祖师都可以有自己接众的方式方法,关键的问题是要看其中办道的人心中是否清净,看这个道场是否真办道。只要真是为了办道,真是为了培养人才,各个道场有各个道场接众范围和接众方式,是则尽是,非则全非。作为修行人,我们不必在意别人如何评论自己,我行我素,把心安住在道上就是了。

不怕死包括了两个方面,心的死和身体的死。所谓心的死是指能把自己心里的种种妄想、分别,种种情绪、杂念,种种见解,把这些都叫它死掉。这个是精神上的死。

女众能够进禅堂,对于高旻寺开这个方便之门,女众还是多有感激之情啊。那么允许女众进禅堂,最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由于什么样的缘起?高旻寺从上以来,更远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自打我十九岁到高旻寺,我现在九十五岁(2008年),老和尚(来果老和尚)在世的时候,高旻寺就允许女众进禅堂。比丘尼是女众,女众的弟子也是女众,允许进来啊。那我们再回过头来,跟大家交代一下,那个时候,过去几十年前,跟现在的社会情况也不大一样。尽管允许女众进禅堂,哪里有多少女众啊,很少很少,但哪怕允许一个女众进禅堂,那就有代表性了。现在高旻寺一脉相承,承袭这么一个门风。现在女众进禅堂的人就多了,这个门啊,越开越大了,引起我们佛教界多多的议论。大家请原谅,我这个口无遮拦,有些话说起来不一定合适,大家请不要起分别。其它寺院不允许女众进禅堂,高旻寺允许女众进禅堂,人家就有意见,说高旻寺你为什么允许女众进禅堂啊?这个下文,话可能就多了。怎样看待女众?怎样看待禅宗这个门庭?这在我们宗门下,还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女众也是人,女修行人也是修行人。佛的座下,有四众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佛在世时,不讲多了,谈经三百余会,每一个法会道场,什么人都有。十法界的众生都有,天龙八部鬼神、阿修罗、声闻、缘觉、菩萨、比丘、比丘尼,凡是有缘的,跟佛有缘的都能参加啊,没有区别。当然这都是法会,不是禅堂,佛那时还没有禅堂呢。这在禅宗,我们一直都感觉到这个事,不晓得怎么办。说女众不能进禅堂,那女众能不能进你那个寺院?说是女众可以进寺院。除了禅堂不能进以外,早晚课能不能跟比丘在一块上殿?过堂吃饭是不是允许在一个斋堂?那还是都在一块嘛!说禅堂太干净了,女众进禅堂会把禅堂弄脏的,那你这个寺院进了女众都不干净了,怎么办啊?如果说女人可怕,碰不得,这禅堂你可以把门关起来,不许她们进去,可上殿怎么办?过堂怎么办?出入往返怎么办?你上街不上街?你坐车不坐车?坐船不坐船?那佛教的戒律都有规定的,做得到吗?作为佛弟子,我们每个人对于修行都有自己的理解、看法和选择,这很应该。可无论如何选择,有一个前提是不能变的,那就是要随时照顾好我们的念头,不能失了道心。拿高旻寺来说,高旻寺对于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善男子、善女人、常住的、来来往往的,都是一视同仁,平等对待,我们对于女众是和对于男众一样尊重的。但是对于世间法,男女毕竟是有别的。高旻寺这个庙虽然说不上很大,比较起来也不算小,允许女众进禅堂,高旻寺有一个交代。高旻寺有一个普同塔院,普同塔院就是住女众的。因为普同塔院是属于高旻寺的,常住上需要,普同塔院的人就过来帮忙,是一家嘛。普同塔院过来做事有短期,也可以长时间的。因为地方大,我们居住的条件就可以划得清清楚楚。如果你的庙小,就那么几间房子,和尚尼姑住在一道,那是不相宜。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那是有分别的,对不对啊?正是由于这一点,我们对于女众就更加严格,这为了常住好,也为了你本人好。对你严格一些,那错了吗?没有错的。

图片 7

我们现在是在大陆,你到海外和国外跑跑看,那更不得了。我别的地方没去过,去过台湾,台湾庙多着呢。我在台湾玉佛寺呆了三十八天,其中二十八天在那里打七,另外留了十天想在台湾参访参访。你别看台湾小,小那是比大陆小,其实它也不小,你若是想把台湾的寺庙,挨个都参访参访,恐怕你一年都走不过来,庙多呢!庙多,那是佛法兴盛的气象。台湾的佛法兴盛,质量也高,文化程度也高,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你说台湾的和尚多,还是比丘尼多呢?我看好多庙啊,只有个把和尚,其它的都是比丘尼。不过人家那个比丘尼还真有本事。星云大师有几个弟子,都是比丘尼啊,有个叫什么慧的,一个比丘尼能建两所大学,你大陆行吗?我们现在简单来说,高旻寺既然有一个传统,我们就根据高旻寺的具体情况,把这个道场维护好,把规矩建立好,冬参夏学,农禅并重,希望天下禅人常住高旻寺,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共同商量嘛。高旻寺是一个开放的寺院。开放两个字,我们佛教界过去是没有的,自从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都开放了啊,你这寺院不开放还是不好办,那就开放吧。开始时我们不适应,我们这个寺庙是清净之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的,现在跑进这么多人来,打我们闲岔,我怎么用功啊?你说你怎么用功?你不能用功,说明你没这个本事,道心不够坚固。进来几个人,你就乱了阵脚了,就承担不了了,那不行。你要经得住种种考验,如果说你只有在禅堂,或只有住山住洞住茅棚闭关,才能够用功,那你的功夫不好的。“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你这个功必须在静中能用,在动中也能用,那才叫真用上功了。面对一切外境,你的心都不乱,话头都不丢,那才叫功夫得力。用功用功,用才有功,不用你怎么会有功夫呢?在禅堂你好用功,出了禅堂你也好用功,跑到马路上你也好用功,十字街头你也好用功,你那个功夫就用得好了。不是说以人为本吗?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路子也是人蹚出来的,现在就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不可能永远坚持关门政策。我们修行人也必须调整自己的心态,适应新的情况,否则你上哪里寻个清静之地啊。你即使去住五台山,住终南山,你以为你就能躲得了,就能清静吗?我告诉你,现在交通方便了,只要你能到的地方,别人就能到。你看过去的高山啊,人跑不到的地方,现在他能坐缆车爬上去,原来没有路的山,他都能修个盘山路,把车都开到你庙跟前,你不适应怎么办呢?要做到随缘,随缘不变。随缘不是自由,不是随便。在现在这个时代修行学佛,需要加倍地发心,加倍地精进,加倍地警觉,要下大功夫。有人想跟着打混,或沽名钓誉,做表面文章,那是没法成道的。

有的人要问一个问题了:“师父你说得太吓人了,我们可不可以绕开这个地方,绕开这个问题,能不能够舒舒服服地,冬天躺在热被窝里暖暖和和的,夏天在空调下,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又能入道?那多好啊!”

寺院设施也表法

我个人认为:没有这条路!

兴丛林,建道场,道场道场,这个道场就是提供给我们办道的。办什么道呢?“树宗旨,提正令”,我给《中国佛教寺院》有这么一个题词。“树宗旨,提正令”,“兴丛林,建道场”,建房子,不单是建房子啊,还要建规矩,建道风,什么都要建。高旻寺作为一个禅宗道场,就是要树宗旨,提正令。

图片 8

讲到宗旨,我们是禅宗五家宗派当中的临济宗,临济以什么为宗呢?临济以三玄三要为宗。三玄三要在什么地方?就在我们的禅堂里头,就在我们的行住坐卧日常当中。

也许物质条件有,有这样好的物质条件,但是你要真修行,你心里一定要过那一关,就是极限。你必须要走到极限、走到悬崖边上,你还敢往前再跳一下,就可以了。

世间楼堂馆所,都要挂招牌,开店做生意,都要挂招牌,我们这个道场也要挂招牌。“最高学府”,是一个招牌,“选佛道场”,也是一个招牌,“道海堂”,也是一个招牌。这些招牌不光是装潢门庭的,它是起作用的,是表法的。我们要回应这个招牌,我们的行为要对得起这个招牌。选佛道场,凡是在禅堂参加打七的人,都是想精进办道、克期取证的,都是佛的候选人,对吧?最高学府,佛法是世间的最高学问,禅是佛法的最高境界,禅堂是禅宗道场的核心设施,这不是最高学府是什么?我们进禅堂打七的人,当然就是最高学府的成员啦!这个定位要找到。我们自己在用功办道方面,要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否则的话,我们可就苦啦,“前路茫茫,无本可据”,太苦了。我们可不能随众打混,糊里糊涂混日子过,我这话不是说打击一大片,是有针对性的。

因此这个地方没办法绕弯子,绕不过去,你只有勇往直前才行!

常言道,“实际理地不染一尘,佛事门中不舍一法”,这话很重要啊!学佛,这个学处太多了,世间法、出世间法、佛法、众生法,十法界法,依报、正报、山河大地、草木丛林、有情、无情,都是法,有些法我们看得到,有些法我们看不到。正因为有些法我们看不到,所以我们寺院的一切设施,都要表法。你看禅堂、大殿、整个丛林,里里外外一切设施,一切行为,都是表法的。禅堂的钟板,那也是表法的。禅堂的钟板,那就是禅堂的宗旨。五家宗派的钟板,各自是什么样子,怎么个挂法,怎么个敲法,几止几开,什么时候敲多少下,怎么个节奏,那都有严格规定的。但这些后来,许多东西都模糊了,都莫名其妙了,只剩下一个临济宗。临济宗的钟板是四止四开,四九三十六下,从早到晚加起来,一共三百八十六下。大概,板是敲二百四十下,钟,是一百四十六下。当值的,天天敲这个钟板,你可曾注意到,你一天敲了多少下啊?恐怕没几个人知道的,就是按照规矩这么敲。这些都是大有讲究的,都是表法的。这个钟板里,三玄三要,大方广佛华严经,华严海会佛菩萨,许多内容啊!

这是从古到今修行人的经验。正是在这里,修行人体现出了他的勇猛、视死如归的精神。

说物质文明建设,尤其在我们寺院中,物质怎么个文明法呢?物质也表法,一切设施都表法啊!只是一般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就没有办法了。佛法佛法,处处都是智慧啊。比方说,我们佛教丛林的大殿前面,一般都是两个狮子,高旻寺大殿前头你看看是什么东西呢?一个是青狮,一个是白象。经常有人要问,他说你高旻寺大殿前面,为什么跟其他寺院不一样,这个青狮白象是什么意思啊?是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它代表高旻寺的主流思想,一个青狮,是文殊菩萨的坐骑,一个白象,是普贤菩萨的坐骑。文殊菩萨是代表智慧的,普贤菩萨是代表行动的。从表法上讲,智慧代表眼睛,行动代表腿,一个智,一个行,一个眼睛,一个腿。我们想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没有眼,没有腿,能行吗?光有眼,没有腿,或者光有腿,没有眼,那也不行。大乘佛法里讲,目足兼备,方才可以达到清凉池,清凉池就是不生不灭的那个地方。再说,学佛法要福慧双修,那个行,行动,属于事相,代表福报;那个智,智慧,属于理体,代表见地。高旻寺搞这个建设,有些地方和人家一样,有些地方跟人家又不一样。一样,不是盲目照妙照搬;不一样,也不是随便标新立异,都是经过充分慎重考虑的。

大雄宝殿是供佛的,佛当然应居于主导地位,至高无上,无与伦比,所以我们高旻寺的大雄宝殿不但居于正位,而且不和周围任何建筑相连接,这就是表示佛的至尊和高贵。你看北京故宫皇帝住的地方,都是跟周围所有建筑保持一定距离,不连接,这就是表示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威、尊严和高贵,当然还有安全防卫方面的考虑。佛是三界导师,不是比皇帝还高贵一万倍吗?大雄宝殿的建筑格局,当然应该对此有所表现了。只是现在各地建庙,已经很少有人深入地研究这些,大多是简单因袭。

祖师大德的开悟

每个寺院,都有自己寺院的宗旨和修学风格,所供佛像也是不一样的,都有所表。佛的两侧,大多数供的是十八罗汉,如果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他那个大雄宝殿两侧供的就是三十二应身,对不对呀?再说,禅宗大殿佛两旁站的,一般都是大迦叶和阿难,我们这里佛两旁的侍者,一个是舍利弗,一个是目犍连,这是我们高旻寺的特色。舍利弗智慧第一,表智慧;目犍连神通第一,神通即是禅定力,总的说来表定慧等持。

图片 9

高旻寺的大雄宝殿,文化大革命没有破坏之前,你们没看见过,我们是看见过,跟现在这个不一样。过去,不单是高旻寺,所有的寺院,供的十八罗汉或是十六尊者,都是在地下的,现在别的寺院也是这样的。文革以后,重建高旻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高着眼,把这个习惯性的传统给改掉了。你看高旻寺那个十六尊者,都在空中,不在地下,这也是表法的。罗汉是什么人?在十法界当中,他是什么位置?这个要讲究。阿罗汉,就二乘人来讲,他所证得的是偏真涅槃。虽说偏真,不够圆满,可他毕竟偏的是真,他真能了生死啊。虽说变易生死还没了,可他分段生死了了,他能够出三界啊,那跟我们人比就不一样了。人是博地凡夫,不能离开地,即使你坐飞机,坐飞船,最终还是要落下来,对不对呀?那罗汉证得偏真涅槃,那就是真空之理,他在空中,不是在人间这个层次。这十法界是有层次的,就四土来分,凡圣同居土,方便有余土,实报庄严土,常寂光净土。罗汉他住的地方是出三界外,方便有余国土。我们住在什么地方呢?凡圣同居秽土,不是净土,不一样啊。罗汉大小是个圣人,我们大小都是凡夫,一个圣,一个凡,那是质的差别,不能比啊!罗汉不是博地凡夫,所以我们高旻寺重建时,就改了。释迦牟尼佛两侧的佛菩萨像都摆在空中,罗汉也摆在空中,这样,他就归到了正位。我们这么改了以后,或许往后各地建寺院,建大殿的,会效仿高旻寺,这有种种好处,既显示了真理,又扩大了空间,何乐而不为呢?

虚云老和尚是在高旻寺打七开悟的。

兴丛林,建道场,丛林怎么兴,道场怎么建,这里头没有学问吗?就说咱们高旻寺,大雄宝殿居中,两旁是藏经楼,大殿前面五百罗汉左右两面排开,这个格局,各地的寺院,也少有这么安排的。尤其五百罗汉堂,在各地寺院都没有个准地方,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呀?信众进寺院干什么?拜三宝啊,佛法僧三宝,三宝是不该分开的。大雄宝殿代表佛宝,藏经楼代表法宝,五百罗汉代表僧宝,你看这么安排是不是合理啊?再说藏经楼为什么要建两个?这在别的寺院也是没有先例的。别的寺院都是一个藏经楼,而且大多都设在大雄宝殿后边,我们高旻寺大雄宝殿两边各建一个藏经楼,什么意思啊?这代表佛法的权实二教,佛法度人,有权有实,权度中下根人,实度上根人。

到高旻寺打七以前,他在九华山。他从九华山下来,到长江边上要坐船到扬州。结果在江边走的时候掉到水里了,淹了几天几夜,差点淹死。后来被一个渔民打捞起来,捞起来后七窍流血,命在旦夕。

寺院设施到底该怎么个建设法,那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这都是表法。众生法,有众生法的界限,二乘法,有二乘法的界限,是不能够逾越的。就拿四大天王来讲,各地寺院的天王殿,东西两侧四大天王,都在地上,没有一个不在地上的。而高旻寺不一样啊,高旻寺认为,天王天王,他是呆在天上的,他行化在人间,护法在人间,因此我们高旻寺的四大天王都在空中,不在地上。我们新建的弥勒殿,天王也在楼上。我还没有感到四大天王有意见,说是人家都在地上,我也该在地上,没有表示过,所以高旻寺的天王菩萨还不照样护法吗?再说这个殿名,你看,所有的寺院,只要像个样子的寺庙,都有个天王殿,中间供的弥勒菩萨,两侧是四大天王,那么谁是主啊?毕竟弥勒菩萨是坐中间的,四大天王在两侧做护法,这主次不是很分明吗?可是各地都叫天王殿,这不是好笑吗?大家都这么叫,多少朝代多少年,大家都这么叫,没有几个人往深处想。我们要讲道理啊,高旻寺过去也叫天王殿,现在重建,我们把这个天王殿修正,叫做弥勒宝殿。弥勒殿非常重要,信众进庙,没有进大殿之前,都先要经过弥勒殿,弥勒菩萨现欢喜相,先和大家结欢喜缘,皆大欢喜。这些都是表法的。

图片 10

弥勒殿和大雄宝殿之间,我们设了一个亭子,叫“息心亭”。为什么叫息心亭?大家想过没有?我们学佛的人,怎么见佛啊?经上不是说嘛,“狂心顿歇,歇即菩提”,心歇息下来了,就见佛性了,只有先息心才能见佛。远方进寺来参拜的客人,心先歇息下来再进大殿见佛,这都是表法的啊!

苏醒过来休息了几天,恢复一下体力,马上就往高旻寺赶。你们看在水里泡了几天,修行的事还没忘呢,还想着要去打七呀!

总之我们高旻寺的寺院建设和设施,跟人家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说不尽。就说这禅堂,如今禅宗道场也兴旺了,好多寺院都重建禅堂,愿望都非常好。至于怎么建,这个各人就不一样,想法不一样,建法也不一样。高旻寺建这个禅堂,我们说要有七个保证,这七个保证是:一、冬天不冷,二、夏天不热,三、地不潮湿,四、空气新鲜,五、没有蚊虫,六、对外隔音,七、色调宜禅。这色调宜禅就是说门窗墙壁天花板及禅凳坐垫等的颜色,不能够大红大绿,花里胡哨,要素雅不张扬,进堂让人心静,适宜禅修。你要说高旻寺这个禅堂,当初我们也是用了心的,丛林中做事情,处处都要合规合矩,合道合法,处处都要用心,佛事门中不舍一法,法法都是佛法啊!

到了高旻寺禅堂人很虚弱——在水里淹了几天,七窍流血啊!

将此深心奉尘刹

到了禅堂他也不跟人讲落水的事。禅堂里要护七,要安排当值。别人派他护七,他不肯,因为身体实在太弱。高旻寺的规矩很严,打七时叫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你不干,香板供养。

十个七,九个七打下来了,这样说来,时间就更加宝贵。如果说,上来这九个七,功夫还没有做到家,要抓紧时间,还有一个七,很有限的时间。我们打七,为了什么呢?克期取证。非常遗憾,也非常抱歉,我在这个禅七当中,担任了一个虚名。实际上今年冬季这个禅七,完全是仰仗禅堂各位班首师父,领导大家安心办道。我业障深重,可以说这几年冬季打七,年年害病。我现在还是一个病人,我还没有出院呢。按一般来讲,我不能进这个禅堂为大家讲开示了,可我毕竟还担任了一个主七的名誉啊。在高旻寺,冬季打七,这是压倒一切的大事因缘。只要大众还需要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坚持。我今天,十分勉强地进堂,陪着大家,哪怕不讲话,坐一坐,也感觉十分亲切。不讲话,不讲话其实挺好,禅宗道场,不立语言文字的。讲话也好,不讲话也好,只要大家往道上会,都是佛法,都会让大家受益。高旻寺作为一个禅宗道场,兴丛林,建道场,打禅七,做功夫,为什么?要报佛恩。佛恩难报啊,我们拿什么来报佛恩?就是要发无上菩提心,发四弘誓愿,那就是“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不是有句话么?“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我们可以说年年讲,天天讲,时时刻刻讲,报佛恩,大家想一想,我们是怎么报佛恩的?我现在一个老病之人,就这个身体条件,我还能进禅堂吗?我不想进堂啊,可我毕竟顶了一个主七的名誉,毕竟我还有这口气在啊。这已经很对不起禅堂,很对不起大众师父们啦。禅七,这么好的殊胜因缘,怎么可以轻易地错过呢?得珍惜啊!

图片 11

报佛恩,就是要度众生,若不弘法度众生,毕竟无能报佛恩。无论拿什么报佛恩,佛都不需要,唯一需要的就是度众生。你度众生,就和佛的大愿相应,就是帮了佛的忙。不仅我要发这个心,大家也都要发这个心。虽然我们现在还在凡夫地上,力量不够,自顾不暇,但是我们这个心念要有。什么叫发菩提心?这就是发菩提心。我们学佛,就是佛弟子,佛弟子就要荷担如来家业,子承父业。如来的家业,我们都要承担。尽管我们能力有大有小,也很有限,但是你这个心态要具备,我是佛子,就应当行佛事,能行多少行多少。

所以,在禅堂里打了他一顿香板,打得他死去活来——本来就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在禅堂里,我这个身体状况,请大家原谅,我这个讲话受限制,也只能说是陪大家坐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过去,主七和尚若要是三天不进堂,维那师父就要派悦众打二磬迎请啦。那是失职,失去了自己应负的责任。一个人年龄上稍微高了一点,年高体弱,这个身力和心力都有限。拿我来讲,自我感觉,人走向了老化。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体力和心力都走向衰竭的边缘。这个话大家听得懂吧?人就是身心的结合,除了身体就是心。尤其我们凡夫众生,这个身跟心,好像结下了不解之缘,彼此依赖离不开,可到了一定的时间呢,他就分离了,这个一期果报,都是这个样子。一期果报,就是分段生死的别名。

好在禅堂里打了不罚,挨了香板,护七这些事就可以不干了,所以那个时候他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我现在这个身体呀,不允许我在禅堂里这样讲话。我现在处在一个关键阶段,我如果能把今年这个冬天过去,我还能活两天,若是过不了这个冬天,恐怕就向大家告别了。

图片 12

一说话,就要提气,我现在讲话,跟几年以前就不一样了。高旻寺这个禅堂,我当时建的时候,就是根据我讲话的这个音量大小设计的,不用麦克风,堂里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就这一点,也不是哪一个人都能做得到的,这也要学习啊,也要培植,音声海嘛。佛教有五明,五明中不是有个声明吗?音声是佛事啊。“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这很重要,特别是娑婆世界的众生。佛出娑婆世界,以什么做佛事啊?就是以音声做佛事。释迦牟尼佛住世八十年,谈经三百余会,他不做生意,也不搞生产,什么都不做,专门弘法利生。弘法利生,他都是用声音啊。我们现在也不例外。尽管禅宗主张不立语言文字,教外别传,但实际上呢,还是离不开语言,离不开音声,这都是事实啊。

在那种情况下仍然坚持自己的功夫,坚持行香、坐香,中间还发起神通来了,隔墙看到远处也不管,放下,继续用功夫。

本来今天我是不能进禅堂的,但是不进禅堂我又感到不安,我有责任嘛。师父们辛辛苦苦在禅堂里打七做功夫,我不进禅堂,内心愧疚,非常内疚。我现在还在病中,医院的病床还留着,随时准备抢救,就这么个人,我自己掌握不了生死。这个病,本来没有的,可它会生出来,什么时候生不知道,生什么病也不知道;这个病生出来能好不能好,不知道。你看这个人苦不苦啊?我对这个是有亲身体会的。可能你们各位福报比我大,没有这种感觉,但无论怎么说,人总是会有生老病死的,谁也躲不掉的。你们是没到这个时间啊,我可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真有这个体会啊。人过六十岁,一年不如一年;人过七十岁,一月不如一月;人过八十岁,一天不如一天;人过九十岁呢,一个钟点不如一个钟点。头一个钟点,八点钟我身体还蛮好的,到了九点钟,可能气都没有了,人就是这么回事。你们还没到这个时候,一定要珍惜眼前的好时光,用功办道,争取早日了脱生死。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大家发起心来!

终于有一个晚上喝茶的时候,倒茶的师父把茶水倒到他手上,杯子掉到地上,开悟了。这就是一个死了一番又活过来的过程。

随真随俗看因缘

图片 13

春节过了,今天又起七了。节后起七,不举行仪式,只是按冬天打七怎么打,还怎么打。这两个七,不起七,不解七,但跑香坐香的规矩和节前打七一样。这两个七,叫巩固七,这是老和尚在世时建立的制度。为什么要打这两个巩固七呢?就是照顾用功的人。过春节,要随俗啊。一个冬天,十个七下来,功夫用的蛮好的,可毕竟还是在凡夫地上,还是路上的行人,一过春节,这个年风,过年的这个风一吹,就把那个微薄的道心吹跑了。十个七用的功,吹得烟消云散,那不太可惜了吗?所以常住上为了维护大家的道心,过了春节以后再打两个七,这叫做巩固禅七,把我们的功夫重新拾起来,使我们这个功夫,不至于间断,莫让年风冲淡了道心。

来果禅师也是这样,参禅的时候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吃饭的时候把饭碗伸出去,行堂的盛了饭,忘了往回拿,停在那了,因为他心里用着功啊!

我们年年起七解七,也无非循章作息,激励有嘉。不是年年起七吗?就这个样子,老规矩,照办。还有呢,随真随俗,我们打七,参念佛是谁,修行佛法这叫随真。我们修行人就是要随真。可是我们毕竟还是生活在人间啊,既然还在人间,有时候不随俗也不行,所以我们随真就是打七,随俗就是过春节。上殿,上供,吃年夜饭,欢欢喜喜过大年,这是做什么?这都是随俗的。随俗就是随顺众生,令众生欢喜的。随真随俗,要论时节因缘,该随真的时候随真,该随俗的时候也要随俗,什么时候办什么事情。该打七了,我们就认真地打七,该过年了,我们就好好地过年。好好地过年,还不要忘记我们是修行人,不能忘失觉照。随俗是表相,内心里永远要随真,这个要不舍昼夜啊。只要我们不失觉照,到了什么时候办什么事情,不会误事情,也不会失掉功夫。当然这不容易真正做到啊,因此,我们才需要节后再打两个巩固七,及时把功夫找回来。

他要去卫生间走到伽蓝殿里去了,就是因为在用功。最后在金山寺,也是开静的木鱼打破了疑团。

高旻寺这个禅宗道场,是成就天下人办道的,大家都希望把这个道场办好。办好这个道场,也要仰仗大家的共同努力。作为常住,我们有责任,一切处一切时,做一切事情都要有一个交代,对不对呀?要把高旻寺办好,真正让天下人,凡是来到高旻寺的人都有所收获。高旻寺过去称为专门禅宗道场,后来我观察有些事,老这么专不行,所以在1997年把高旻寺这个门庭家风,做了一些调整。高旻寺是一个冬参夏学的地方,冬天,就打七,到了夏天,就要学习。我们毕竟还是凡夫,还有许多事情、许多道理我们都不懂,不懂我们怎么用功呢?不懂怎么能激发我们的道心呢?我们的道心,不见得坚固,露水道心。这就要有人帮忙,有人推动,所以,参,要学;学,也要参。以参促学,以学促参,相辅相成。我们选择这么一种冬参夏学的办道方式,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想是这么想,可具体要怎么做,还欠商量。禅堂是高旻寺的核心,这个禅堂,从上以来都是一如既往的年年打七,不打七的时候,平常时间也要坐香。上殿、过堂、坐香,有没有不如法的地方?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有机会还要跟大家共同商量,一个人想不行,要大家集思广益。

图片 14

粉碎虚空

有一位居士参禅,后来生病住院,是重病,反正是要死了,他的功夫仍然不放松。

禅宗有句形容开悟的词,叫做“虚空粉碎,大地平沉”,不开悟的人很难懂。有人问啦,那个虚空怎么能够打碎呀?虚空,虚空是没有啊,没有个东西才叫虚空,怎么打碎呀?禅宗的语言那可以说确确实实是教外别传的,你在三藏十二部经教中是找不到这个虚空粉碎,大地平沉的。我们老和尚(指来果老和尚)在世的时候,他在那个法堂写了一副对子,我们高旻寺是禅宗道场,是棒喝门庭,那个对子是这么写的:“德山棒,打破虚空粉碎,非为了事;临济喝,震翻大地平沉,未尽全功。”这里很微妙啊!虚空打碎,这不是禅宗祖师说大话呀,千真万确的。虚空打不破,生死就了不了,生死就在这个虚空之中啊。这个虚空,是个什么东西?不是人们概念中的那个虚空,那是个顽空。《楞严经》中有几句话,讲过这个虚空,经中是怎么说的?“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迷妄有虚空,依空立世界………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有漏微尘国,都在这个虚空里,这虚空是派这个用场的,不是顽空。这个虚空是从哪里来的呢?从迷来的,迷妄有虚空。依空立世界,这个世界,三千大千世界,这是一佛的化土,都在虚空当中。虚空打碎了,生死之所依就没有了,生死就能了。从宗门下讲,打破虚空粉碎,还不能算究竟成就,还有更高的要求。打破了还要能立起来,死透了还要能活过来。

他为什么不放松呢?他说反正我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个妙法,找到这条路了,身体生病是死是活不要紧了,所以他把紧不放松。

一门深入

图片 15

佛说八万四千法门,门门都可以入道,可是你若想修,你就必须要专修一门。你说八万四千法门都好,我都要,那不行,要一门深入。这个一门就是无量门,一法通时法法通。我们这里是禅宗道场,禅宗也有许多法门,在我们高旻寺,就是专参念佛是谁。

在医院里,医生说他快不行了,他也仍然用他的功,一切不管。有一天他从医院里出来,在街上走,还用着功呢。

全文完

远处有一个熟悉的人过来,正要开口叫他,他正好抬头看见,那一刹那,好,心里的疑团粉碎了,当然病也没了。这也是个例子。

修行要有最大的勇气

图片 16

图片 17

我讲这几个例子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修行要有最大的勇气,不怕死。

连死都不怕了,那你在禅堂里打坐腿子痛算什么?那跟死比还差得远呢!反正痛不死。要能放下,连命根都能放下,这样功夫才有相应的可能。

图片 18

图片 19

所以宋代的法眼禅师反复跟弟子讲,你们参禅不要来花的,不要逞机锋,搞着玩,要参腊月三十日的禅。

腊月三十是什么?就是比喻我们人最后那一刻,要死了,要见阎王了,只有一口气了。怎么办?这个时候哪里是出路?

图片 20

图片 21

要有这样的勇气,从这种心态出发去用功,才会真正相应。

所以信得及、不怕死,特别是不怕死,我认为是参禅用功必备的条件,必备的,绕不开。

如果有路可绕,我们倒是可以去绕,没有必要弄得那样紧张——实际上不紧张,真正敢于面对死亡的人是最洒脱的,最能放下、最有力量,这个时候才显出大丈夫的气概。

互动时刻

你还知道哪些修行的故事?

欢迎留言分享哦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