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9九五至尊老品牌


短篇小说:倾呓·笔动(五)
图片 5
万人改写人生

「哲思&散文征文」繁华之后是幻灭

我没读过《红楼梦》,总觉得那是给女性看的书。印象中的《红楼梦》通篇都是红男绿女,酸文假醋,卿卿我我,情节冗长,节奏缓慢,故有“少不读《红楼》”之说。少男少女不要看,更别提像我这样的“纯爷们”,要看也得看《三国》《水浒》。

阿自

小戏骨红楼梦近日热播,短短九集,就收获诸多网友疯狂打call,豆瓣评分高达9.2。

这次好友崔正山先生慧眼识珠,策划出版了《蒋勋说红楼梦》系列,送了我前两册。书非借不能读,在案头放了很久,后来看了蒋勋的序,讲他与红楼的缘分,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读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繁华之后是幻灭

图片 1

《蒋勋读红楼梦》改变了我对《红楼梦》的偏见。我要说《红楼梦》被有意无意地妖魔化了,在中国任何东西一旦成为“显学”大抵难逃灭顶之灾。这本
文学巨着要么被说成是滥情之书,要么被说成是反封建反礼教的力作。无聊的“红学家”更是在玩弄解构、考据,把一部好端端的文学作品搞成社会学、史学,支离
破碎,乌烟瘴气。这好比是一个美女,不让你看她风姿绰约的神态,娇艳迷人的容貌,非得用技术指标来描述:比如她身高多少,三围多少,是否符合黄金分割;她
从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三围,何以为证;以及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三围,是先天的因素多还是后天的因素多——你说这是不是很无聊?

舟一

红楼梦每隔几年就会被各种翻拍,红楼主题歌也被不断翻唱/创作,独立音乐人陈粒还将红楼唱出了滚滚红尘放心头的意味…

与“红学家”的视角不同,蒋勋是从文学和美学的角度去品读红楼梦。在蒋勋看来,《红楼梦》绝不是只讲情爱,而更多的是人性与人生。他当然也写的
是情,但不限于情欲,而是广义上的情缘。这中间有同性的、有异性的,有善缘、有孽债,比如宝黛的仙缘,宝玉与北静王的默契与牵挂,贾瑞与王熙凤的纠缠,王
熙凤与秦可卿的惺惺相惜。更进一步地,红楼梦写的是滚滚红尘芸芸众生的欲望、纠结和宿命。当然其之所以被推为四大才子书之首,从昔日手抄本到如今大放异
彩,自然蕴含丰富方能成其为伟大,包括哲学、美学、宗教、伦理学、社会学、植物学、建筑学等诸多范畴——但《红楼梦》首先是一部文学巨着,不能本末倒置。

每每读《红楼梦》,总觉得书里面有一种不一样的色彩,这个色彩就是对死亡的态度,无论作者写什么,无论贾府是多么繁华富贵,但总是摆脱不了一种幻灭的感觉。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红楼梦境,曹雪芹描绘的不仅是大观园精致生活,更是一代人的美学素养,诗意人生。

尽管年代还不算太久远,但今人要想真正读懂《红楼梦》还是很困难的。经历了五四运动、文革、改革开放,尤其是白话文运动、简化字运动、英语的
“母语化”甚至是“超母语待遇”,传统文化的断层是很严重的。我们很难读懂那些唯美而又晦涩的词句,也不大能够理解一些典故的寓意和由来;并且我们太懒
了,习惯了浅近直白的“文字”,反而不习惯深厚高超的“文学”。另外,曹雪芹是在家族破败之后,冒着很大危险写的这部纪实色彩很浓的小说,因而用了很多曲
笔和隐喻,所谓“甄士隐去,贾雨村来”。比如地点、时间、官阶称谓都做了大量技术处理,如果拘泥于细节,那就成了“关公战秦琼”。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里说《红楼梦》是“悲凉之雾,遍被华林”,说的是贾府像开满花的树林,可是在这么美的树林之中却总有一股悲凉之雾在林间的流动。

图片 2

蒋勋是研究美学的,又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加之自己对《红楼梦》的痴爱,便能融会贯通,为读者指点迷津、拔云见日。比如秦可卿和王熙凤都很能干,
两个人却有很大的不同。秦可卿嫁入豪门貌似风光,却实为艰辛,这从诸多细节能看出端倪。大户人家的一颦一笑、一茶一饭都有着诸多讲究,男女尊卑、贵贱雅俗
一览无余。这些细节暗示着秦可卿出身、经历和教育与贾府有多大的悬殊。过分一点说,就像一个“土鳖”空降到外企担任高级经理人的感觉。而王熙凤是大家闺
秀,见多识广,泼辣凌厉,锋芒外露,舍我其谁,却又八面玲珑,收放自如。她是天生的具有贵族气质和杰出才能的管理者,只是她缺少职业经理人的责任感和自我
约束,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玩的太过分了。这两个女性同样是贾府少壮派精英,但对比来看,王熙凤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秦可卿则只能是委曲求全;王
熙凤是主动的,秦可卿是被动的。因而秦可卿一方面被大家所认可,被视为家族的典范,另一方面又是操劳、克制、忍耐、小心,和稀泥,搞和谐社会,她的死有其
必然性。

《红楼梦》中写热闹,写鼎盛,总是忘不了哀伤,热闹当中见忧愁,鼎盛时期现荒凉。

除了戏剧中你能直观品鉴红楼的美外,在大连旅顺博物馆里,还藏着一部《红楼梦》主题大型画册,以细腻笔触、地道工笔技法渲染了红楼盛宴。

如果不了解当时的礼仪、风情,可能就读不懂这些。曹雪芹在经历繁华和幻灭之后,已然参透了人生,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他是
以平等视角写人,充满了悲悯之情,并没有给读者强加一个主观的判断;贩夫走卒和王公贵族都各有各的造化,各有各的悲哀。所以对“红楼梦中人”性情、处境的
理解需要从神态、言语、礼仪、场合、环境等细节去捕捉,这些细节都是画外音。看了蒋勋的解读就会茅塞顿开:“哦,原来是这样!”

宣告贾府的繁荣鼎盛是元春当了王妃,这事出现在十六回中。这十六回除了讲元春当了王妃这件大事之外,还讲了另个一件事情,那就是秦钟病死,一件是令人高兴不已的事,一件是令人伤心不己的事。作者却有意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来写,把这两件事事情安排在同一章节。在这一章节中,元春被晋封凤藻宫,这是元春的生命达到巅峰,也是贾家的鼎盛时期的到来,可是在这一章节中,写了元春生命的高峰,接下来写的就是秦钟的死。

图片 3

又比如写宝玉随父亲视察大观园,随着镜头的推进,蒋勋岔开去讲拙政园、网师园,讲西湖十景、奈良樱花,讲苏东坡柳永李清照,旁征博引,娓娓道
来。让你明白园林是一门怎样的艺术,“与谁同坐轩”有着怎样的意境和潜意识;什么是建筑的空间概念,什么是建筑的时间概念;儒学和道学如何冲突和交织、如
何影响中国人的审美情趣,以及传统文化如何在美学和建筑学层面上投射和演绎。

十六回的回目“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这是用对比的方式,写嫁到皇宫的女儿晋封凤藻宫,准备回家省亲,富贵达到了极点。另一方面,年轻的秦钟却病死了。在同一章节中,这两个生命的对比让人们觉得繁华与幻灭之间是一瞬间的事。这边是元春当了元妃,而那边是秦钟的死。在贾府的最高峰到来之时,陪衬的却是死亡。这样一兴一灭,写出了人生的无常。

气势恢宏的大观园全景

当然曹雪芹花这么多篇幅写大观园的建筑格局绝不是为了给我们讲美学的。他至少达到了下面几个目的:贾府为了迎接元春省亲是如何倾其所有,这和后
面的破产有直接的关系;大户人家的讲究,贾府历经三代富贵之后的风雅,以及风雅背后若隐若现的大厦将倾的危机;宝玉的才情(他虽然是衔
玉而生的贵族,却不同于那些胸无点墨的纨绔子弟,有真性情、真才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后面做铺垫,虽然大观园是为元春省亲而建,但是后来却恩准贾府人
可以入住。盖园子时并没有去想日后的用途,但你看这每一个园区的景致、风情和氛围,同日后入住的主人又是多么相衬,甚至是宿命——这是很高超的技巧,省得
后面唠叨。

作者写王妃回来的荣华富贵里,忽然写秦钟之死,他的本意就是告诉人们,繁华的时候最终也逃不掉最本质的东西——哀伤与死亡。

人们称它为《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它是国家一级文物,全国仅此一部,红学家周汝昌称赞其为“红楼瑰宝”。

蒋勋的文学功底来自家学熏陶。他说父亲爱喝酒,喝完酒就要让孩子对对联,有一次出了上联“五月黄梅天”,蒋勋对了“三星白兰地”。“白兰地”是
一种酒,“三星”应该是等级吧。父亲说他胡闹,蒋勋自鸣得意。这个拆字对对仗工整,却又风马牛不相及。这与徐文长的名联“细羽家禽砖后死,粗毛野兽石先
生”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有说是纪晓岚、解缙、蒲松龄的,或者根本哪个名人都不是,后人穿凿附会罢了)。这里体现了蒋勋的才情,还有文人之间只可意会的风雅
和幽默。就像白居易泡妞之后写《琵琶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张口就来,“妹妹啊,哥和你的处境是一样儿一样儿的”。呵呵,这都哪儿跟
哪儿啊?不过这妞没白泡,多少还给后人留下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境界和当今抽九五至尊、吃鲍鱼龙虾的某些公仆还真是不一样的。

作为宝玉,自己姐姐当上王妃,本是一件多么高兴,令人兴奋的事,但是此时,好朋友秦钟病重,他心中无时无刻惦记着秦钟,“因此宝玉心中怅然如有所失,虽闻得元春晋封之事,亦未解得愁闷。贾母等如何谢恩,如何回家,亲朋如何来庆贺,宁荣两处近日如何热闹,众人如何得意,独他一人皆视有如无,毫不曾介意。因此众人嘲他越发呆了。”元春做姐姐,他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对他来说,他的秦钟就要死了。

图片 4

蒋勋凭借深厚的国学、美学功底,他是真的读懂了《红楼梦》。跟随蒋勋在《红楼梦》的殿堂里游玩、采撷,相信一定有很多意趣和收获。

作者曹雪芹出生在豪门,很小经历过最鼎盛的繁华,可是长大后家道中落,所以,他更体会到繁华在一瞬间幻灭的感受。在死亡面前,繁华富贵是不可靠的,元春的富贵只是过眼云烟,相反,与秦钟的知己交心,与秦钟的情谊,才是人类最真最美好的东西。

贾政游大观园,画了满满十三景

现在我有兴趣读《红楼梦》原着了。

宝玉总是很容易感到人生的无常,因为他总意识到繁华过去以后的幻灭。宝玉经常大热闹中去祭祀一个死人。在热闹的时候抽身离去,去哀悼一个别人都己经忘掉的人。四十三回中就记载了宝玉一次这样的行为。

你用10年呕心书写,我用36年陪你疯狂到老

古有伯牙为钟子期绝弦,后有清代民间画家孙温,默默守护曹雪芹精心构筑的石头记,用画笔读懂了曹的内心世界,也让小说情境从书中活灵活现走了出来,真实反映明末清初贾府的生活样态。

图片 5

第十八回 贾政奉旨元妃省亲

图片 6

第十八回 贾政奉旨元妃省亲

大幅绢本彩绘画册,透过重彩严谨的工笔+大画幅表现出来,以230幅画凸显3000多的人物形象&场景,画幅纵43.3厘米,横76.5厘米。

曹雪芹以10年写下的经典名著,孙温用36年去描绘丰富,同治6年(1867)绘至光绪29年(1903),他从50岁画到了85岁,近半生心血都凝聚在这本画册中,曹估计也没想到后人对他的爱慕,已上升到为小说私人定制艺术绘本。

图片 7

第十八回 元妃省亲锦幕挡严

图片 8

第十八回 元妃省亲锦幕挡严

孙温爱红楼,爱得无私又伟大,默默守护红楼故事,他不仅透过工笔画去勾勒细节,还融会贯通西洋宫廷画风格绘制,连一草一木、栏杆窗棂都如此精细和谐,跟宋代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精炼画风相似。

图片 9

图片 10

林黛玉初进荣国府,拜见贾母及细节,放大看贾母背后的字画,书法俊美,技法高超

透过明暗对比、虚实交映、散点透视等法则,以此凸显红楼山水之俊俏、人物之鲜明、花卉树木之丰富、亭台楼阁之华美、珍禽走兽之灵动、舟车轿舆之精致、鬼怪神仙之魔幻…

图片 11

元宵节全景图

图片 12

墙壁的行书题词,颇有大将风范,一撇一捺,如行云流水,每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

活色生香的绘本见证了孙温的用心创作,却没有见到他的自我宣传,画册只有一个标识留给了自己,“七十三老人润斋孙温”,简单署名利落不做作。

在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不了情暂撮土为香”,从题目上看也是两件事。一件是贾母组织大家给王熙凤过生日,另一件是王熙凤生日那天宝玉偷跑出去祭拜金钏。

曹雪芹构思的园林艺术,他用画笔让其立体圆满

多才多艺的曹雪芹,其独到品味让人钦佩,懂服饰美学、传统美食、中医学、园艺…曹雪芹的《废艺斋集稿》还探讨了园林艺术理论和技法,而《红楼梦》中的大观园继承了传统芳华之美。

各自独立的院落又个性十足,第十七回提及大观园:“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尽情流露古代园林的雅致韵律。

图片 13

贾政游大观园景

大观园主题是“省亲别墅”,TA作为全园中心,精致有型,运用园门、假山、墙垣等元素混合排布,造成园林曲折多变,蜿蜒中演绎建筑的温婉之姿,境界层层深入其他园林景点,形成典雅清丽“不落富贵俗套”的统一格局。

放眼贾府,还能发现贾宝玉的怡红院富丽精致,院外围粉墙环绕,杨柳周垂,这里是金陵十二钗常聚会玩轰趴的地方。

图片 14

刘姥姥醉卧怡红院

林黛玉的潇湘馆淡雅清净,是一处带有江南情调的客舍,意境清幽,格调清新雅致,彰显人居合一的美学气质。

图片 15

林黛玉卧病潇湘馆

图片 16

王大夫诊脉潇湘馆

红楼梦景观除精致园林外,周围的自然景观也引人入胜,比如贾府外的山峰和流水相映成趣,主峰、余脉交相辉映,此为大美!主源与分流之水共谱自然之曲,此为小美!

图片 17

图片 18

深闺贾府院中的小桥流水

院落道路桥港交错排布,此为多元混合美!整个贾府空间宏伟、布局细腻,处处充满人文关怀。

图片 19

黛玉湘云联对“寒塘渡鹤影”,周围错综排布的桥梁

曹雪芹的园林艺术描绘,配上孙温入木三分的画风,将红楼梦渲染得恰到好处,颜色靓丽丰富,意犹未尽,造型旖旎的大观园中,尽是十二钗的花样年华,是贾宝玉钦慕林黛玉的醉人深情…

图片 20

画中的每个细节都能独自构成一幅画

图片 21

富有想象力的布局构图,画法十分前卫

王熙凤是荣国府的理家人,虽然年轻,能力才是非常强的,理家之天才
,一个年轻的小辈的媳妇,管着荣国府三四百人,侍奉着老太太,太太,哄得老太太十分开心。王熙凤在荣国府可是权力的象征。这不,她要生日了,贾母想着她一年到头都那么辛苦,决定在她生日筹办活动庆祝她生日,而且这次活动不小,还请戏班,这可是老太太对王熙凤的垂爱。那天,也真是热闹无比的场面,大家全是高高兴兴。但是却找不到宝玉,宝玉在干嘛,“今儿一早起来,又要素衣裳穿”,便出去了,到底去的是哪里,宝玉原来跑去祭拜金钏了。

书香门第的臻品收藏价值连城,曹雪芹字里行间透露艺术涵养

而贾府这样的豪门贵族,房屋不但建得有模有样,藏品数量和质量还非常令人惊叹。《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中,写到秦可卿卧室摆设,简直是书香门第中的壕宅,拥有自己的“私人博物馆”!

宝玉入房向墙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贾府深藏不露呀)

图片 22

秦可卿

曹雪芹的字句画面感十足,以小说为我们还原贾府珍藏的唐宋名家字画之多,透露那个年代富家府邸爱收藏文物的儒雅爱好,可见当时人民生活还是real滋润。

图片 23

图片 24

萃花只想感叹,曹雪芹如此精通古典文化与艺术,不写小说搞艺术也是很厉害呀…不过,低调的艺术家孙温早已帮他把红楼梦画得栩栩如生,细致到民间风筝艺术都是如此惟妙惟肖!

图片 25

春季,人们在放风筝

图片 26

生龙活虎的人形、鹤形风筝

金钏是什么人呢?她原是王夫人的大丫头,一日,王夫人在午睡,恰好宝玉进来,与宝玉说了几句调戏的话,被王夫人赶回家去,后来投井自杀。刚好金钏与王熙凤同一天生日,大家在热闹地庆祝王熙凤的生日,可又谁会记得死了的金钏也是今天过生日呢。一家人主子高高兴兴过生日,可谁又想着一个年轻貌美的丫头,曾经在这里活过,生存过,热烈绽放过?

华服美人满园香,他匠心定制典雅格调

谈笑风生的红楼、饮酒作乐的园中贵人、一笔一画皆是文章。

图片 27

图片 28

人物服饰图案、佩饰和陈设古玩,均采用了泥金勾染,将画面渲染得绘声绘色

孙温的画笔,为房屋的每一粒瓦片雕刻,为松树每片细叶镌刻永恒,为贾府人物绘上各自神韵,用放大镜去观察每个细节都富有戏剧性,大有乾坤。

图片 29

​孙温将人物形象刻画得非常逼真,非常注重面部肤色、肌理、表情的渲染

图片 30

宝玉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透露古代的配饰美学

萃花看到传统园林建筑下,忙碌的人们各司其职,千金小姐与公子哥身着华丽服饰,舞文弄墨、对诗比拼,简直就是名流轰趴派对。

这种热闹劲,孙温都将其描绘得绘声绘色,像是中国版的歌舞剧LIVE SHOW。

图片 31

树木花卉、墙面等处添加厚粉,融合水墨&水粉之美

图片 32

​画面有轻有重,细看凹凸有致

喜怒哀乐,孙温帮曹雪芹画出来,宏伟布局,他替曹雪芹勾画入里。

有多少人的36年是只为画一本书,有多人的36年只坚持做一件事?

但孙温执着,且毅力非凡。

图片 33

图片 34

他日日专心耕耘于工笔画作,认真刻画每一处细节…虽然那个时代不会再倒流,但孙温的匠人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这种艺术人文精神也将继续陪伴我们、激励我们。

图片 35

曹雪芹的文&孙温的画,把中国传统艺术精髓发扬光大,如今我们追忆那个时代的精致、那个时代的品味、那个时代的艺术…

你眼里的红楼梦又是什么样?欢迎留言给萃花~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用生日的热闹对比对死去生日的祭拜,写出热闹过后的幻灭,热闹终归只是一瞬间的感受,这热闹背后是富贵人家的空虚无聊,而对生命有着美好渴望的金钏却早己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仿佛她不曾来过,写出人生的无常,写出人生的无力感。对王熙凤生日的热闹非凡,宝玉还是觉得金钏的死是种深深的怀念,怀念他们之间的情谊。

小说中在回目中直接写繁华热闹同时又写死亡的除了上面这两回,还有第六十三回。

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写的是什么呢?宝玉过生日了,宝玉院中的丫头凑份子钱自个给宝玉祝寿。那天晚上,还请黛玉宝钗等人,大家饮酒作乐,玩得好不快哉,玩到三更半夜。但是,接着便写,传来宁国府贾敬死亡的消息。然后,贾府便得准备料理贾敬的后事了。而大观园快乐的时光也暂告一段落了。

大观园是宝玉与众姐妹嬉戏玩耍的地方,在这里,极少有外界影响,大家在这里做诗聚会,办诗社,可以说,这是在一个理想王国。六十三回中,宝玉生日,也是大观园的高潮。但是高潮过后,接下来写的就是贾敬的死,一下子就把人们从理想拉回到现实中。从这一章节后,宝玉与众姐妹在大观园生活暂告一段落,接下来写的全是贾府的世俗生活。

这一章节暗示着理想的破灭,理想终不敌现实的残酷,这是理想的幻灭。之后,贾府的内部矛盾相继发生,而群芳也开始散去,死去。

繁华热闹中潜藏着幻灭,这种幻灭是一瞬间的,幻灭之后才发现所有的繁荣都不见踪迹,有的只是“白茫茫一片”。正如宝玉的话,“等我化成一股轻烟,风一吹便散了”。

一边是繁荣,一边是死亡。曹雪芹总是有意识将这两类截然不同的事件联系在一起,放在同一章节中,给人悲中有喜,喜中见悲,悲喜交错在一起的感觉。

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碎给人看。但是《红楼梦》与传统的悲剧不一样。《红楼梦》是悲中有喜,喜中有乐。生死无常,是作者经过繁华之后对人生的领会,是作者见过许许多多人的生与死对人生的领悟。

繁华之后见幻灭,繁荣热闹之处总暗藏死亡,死亡也即毁灭。

元春晋封王妃,拉开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序幕,凤姐生日宴办于贾府全盛时期,大观园之后则是贾府倾颓之际。所有的繁华背后都潜藏着幻灭。元春回家省亲让贾府花费了巨资,出现财物上的空洞,而家族中的人又因为元春的晋封更加肆意妄为,这更加快贾府走向灭亡的步伐。凤姐春风得志过生日的时候,贾琏偷会鲍二家的,引得凤姐泼醋,发生了一场大风波,凤姐在最显赫的时候却埋下了日后被休的祸根。大观园饮酒庆生,有人酒后失言失态,也为之后的抄查大观园埋下了伏笔。

繁华之后是幻灭,经历过繁华,经历过幻灭,才懂得生命的无常,而愈发显得人性中真的可贵。在死亡面前,所有的权力,所有的名利,所有的富贵荣华,终究不过是一场梦,而能打动人心,永驻心头,还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真。

作者曹雪芹正是经过富华,再到贫穷,从山峰高处直接跌到谷底,在大彻大悟之后,悟出什么才是生命的真谛。他用生命写出的《红楼梦》,无不在说这个道理,什么才是生命中最可贵的东西,不是富贵,不是权力,而是人性中的真。人性中的真,那才是生命最可贵的东西。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